今天晚上开什么码
坤鹏论:逆向投资真的能让你赚钱吗?
ʱ䣺2019-06-18

  约翰·邓普顿爵士于2008年去世,享年95岁,被誉为全球投资之父、史上最成功的基金经理之一,上个世纪最著名的逆向投资者之一。

  可以看出,这两位投资大师所倡导都是不走寻常路的逆向投资。今天,坤鹏论就来和大家聊聊逆向思维和逆向投资。

  因为思想是行动的指挥,没有思想上的认知,所有行动都是沙子堆砌的城堡,稍有风浪,必倒。

  群体思维虽然在投资中常常让人失败,但它在人类发展中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人类这种社会性生物,群体思维是根深蒂固的,也正是这种思维,促使人类成为了地球的主宰。

  因为,群体思维让人类群体具备了超乎寻常的果敢和执行力,正是有了它的存在,无论决策正确与否,人类都可以迅速有效地施行。

  世界最著名的群体心理研究者是《乌合之众》的作者——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

  他对群体的定义可以浓缩为:人类一旦成群结队,就没有了个性,当一个群体存在时,它就有着情绪化、无异议、低智商等特征。

  当然,还有坤鹏论曾介绍过的法国社会学三大创始人之一,与孔德、迪尔凯姆齐名的加布里埃尔·塔尔德,他写的《模仿律》告诉我们:模仿是先天的,是人类生物特征的一部分,模仿是基本的社会现象,是社会进步的根源,人们通过模仿而使行为一致。

  塔尔德在《舆论与群众》、《传播与社会影响》两本著作中表示,在报刊媒体出现前,人类确实如乌合之众,但在报纸诞生后,群众之上又出现了公众。

  坤鹏论对此的理解则是,报刊媒体在很大程度打破了空间限制,使人们的意见统一更加高效,精神的成群更快速,貌似更加“有理性、有知识、有教养”,比群众高了档次,但事实并非塔尔德那么乐观,因为再好的工具,都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干坏事,其威力还往往大于工具的正向效用,下面我会有相应的阐述。

  后来,以色列的利奥尔·左雷夫写了一本《群体的思维》,他总结了六种典型的群体思维特征:

  如果股价处于低位,且波动较小,群体将维持在漠不关心的状态,但当价格上升时,群体不用号召,自然蠢蠢欲动,当价格持续大幅攀高,群体将无脑般地蜂拥而至。

  4月3日,深交所发布数据显示,3月深市新增开户数299万,环比上月的143万增长109.1%。

  当然,群体思维无法用对和错这样的二元论简单评判,主要看它作用于什么样的事情。

  像股市,本质就是你多我就少的零和博弈,如果陷入群体思维,必然成为七赔二平一赚的“七赔”,好一些可能也就保持个“二平”分子。

  心理学早就发现,在对未来无法确定,并处于较高心理压力之下时,人们的群体思维就会发挥作用,表现就是喜欢合群,愿意相信专家和别人,易形成千人一面的意见。

  他的目标是要评测相反的群体意见能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个人修改自己的判断,简要地说,这个实验研究了一致意见的形成机制。

  一张卡片上是标准线,另一张卡片上则绘制了3条直线,其中有一条与标准线等长。

  然后,其中有一人(他就是本实验的受试验者)发现他的意见与本组其他人都不一致,而这些人是预先安排好故意给出错误答案的。

  经过对自己的感官证据和群体意见的权衡,受试验者必须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当面反对大多数人的意见。

  大多数人的立场则是有意的错误,118cc图库开奖在每个实验系统中共尝试18次,其中12次大多数人给出的是错误答案。

  简短归纳一下,普通的受试者都在实验中丧失了自信,而在正常情况下,他判断错误的可能性低于1%,但是他倒向了大多数人的立场,在群体压力的作用下,在他的选择结果中错误率达到了36.8%。

  凡是被人轻松玩弄于股掌间的人,往往是自身修为不够,修为不够的关键在认知,认知不够的核心是人们对于媒体的轻信。

  最好的办法还是媒体宣传,即使是游资真金白银去造势,也得有人到处嚷嚷配合敲边鼓才行。

  大多数人通过二手渠道,比如:匆匆浏览过的文章,或从心不在焉的聊天中获得信息,形成看法。

  粗枝大叶的思想诞生于某个偶然事件或外界宣传传播之后,然后,它们才能开花结果,形成形形色色的观念。

  比如:某个大事件激起大众情绪,尽管99%的大众并不知道事件的全貌,但这并不妨碍最终演化为大众广泛持有的意见。

  坤鹏论认为,粗枝大叶的思想就像削苹果皮一样,不触及问题核心,仅仅削去“大家都这么想”的表皮。

  这种思维方式很少能有什么收获,除了盲目追随一阵子的情绪以及一时的流行看法而已。

  举例来说,繁荣的形势派生出充满希望和高度乐观的想法,萧条的形势导致压抑的情绪和悲观主义。

  在经济景气的阶段,人类本性中居于支配地位的是贪婪、一厢情愿、易受感染、冲动、刚愎自用以及如意算盘。我们还可以再加上一条——轻信,因为在繁荣时期人们总是轻信的。

  当萧条爆发时,金钱豹心水高手论坛,人类天生中的其他成分控制了自己的思想,比如:恐惧、急躁、犹豫不决以及不信任和多疑。

  殊不知,他们所谓的“独到”不过是大量信息投喂的结果,也就是人们的大部分观点其实是在外界的影响下发芽的。

  谁也无法估计出在我们每天的阅读物中,别人有意设计使我们形成某种观念的文章的比例有多么巨大。

  互联网、报刊满载着各种观点和现象,有些是实事求是的,但不少是令人误解的,很多则是以讹传讹或是虚假的。

  各式各样的宣传家日以继夜地开动他们的宣传机器,以便在人们的头脑中制造各种他们想要的观念和意见。

  有经验的编辑曾说过,在我们读到的新闻中,90%是由专业宣传人士、公共关系专家以及影响大众意志的专家炮制出来的。

  这个数字可能有些夸大,但实际情况的严重程度肯定远远超过我们所了解的水平。

  艾布拉姆·利普斯基曾说过:“商界巨头和政界要人们的行当就是造就大众意见,有预谋地引导一国的思想。”“众所周知,某人从谈话中听来的所谓意见,其实是公众意见炮制者们散发的复制品。”

  我们每天只要看新闻、看文章,就会被塞满各种意见、观点和预测,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毫无设防的普通人能够做出合理的决定,那简直是奇迹。

  在绝大部分时间,他被拉向一个方向,并且在这绝大部分时间中,这个方向是错误的。

  关于商业、金融、经济,自然也包括股市的文章中,千篇一律现象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以至于对读者个人来说,要独立思考几乎是不可能的,他被洗恼了。

  股市中,绝大多数人从小道消息、道听途说、报纸专栏和广告,以及关于神话般的“庄家或主力”正在或打算做什么的流言蜚语中获得自己对股市的观点,他们以同样的方式获得自己的金融以及经济观点。

  尽管群体思维会导致很多错误决策和现实,但它绝非一无是处,因为公众正确的时候还多过不正确的时候。

  借用股市的说法,在趋势发展过程中公众是正确的,但是在趋势的两端却是错误的,也就是牛市的起点和牛转熊时,公众通常会判断失误。

  那么为什么在牛市中很多人带着美梦来,最终带着噩梦和眼泪离开呢?请看坤鹏论写的《牛市才是真正的财富收割机 智者始愚者终》。

  当你和他人讨论你的相反意见时,总会引起他们激烈的反对,人们将找出无数理由和论据,以证明你的相反观点是错误的。而且他们还有数不清的专家观点、文章报道来佐证。

  你如果要证明自己的观点,就要拿出相对可怜的理由和论据,久而久之,你甚至会动摇,担心自己的相反意见错了。

  在经济学里,时间要素是最难把握的因素,并且,经济趋势在发生转变乃至方向逆转时,其过程往往非常缓慢,我们要把这两点牢牢地印在脑子里。

  所以,在采取某种相反意见时,作为一项准则,我们必须要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看法可能大大超前于群体。

  当经济形势一派繁荣时,每个人都很快乐、乐观,事业兴旺,关于未来发展,没有人愿意听到令人泄气的话或坏消息,人们希望享受自己的乐观。

  当经济步步衰退,年景不好时,与上述相反的心理就在人群中大行其道,这时,人们宁愿细品自己的悲观,他们心思陷入了这样一个圈子,使他们只相信所有的事情都不妙,更糟的是,他们预计这样的情况看不到出头之日。

  这似乎是人类一种难移的本性,乐观时忘乎所以,认为繁荣永存,悲观时又无限消沉,总觉得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当人们汇聚为一个群体时,往往根据当前存在的明显趋势下结论,使自己的想法陷入一种套路中。

  套路式的思维方式是一种人类的寻常特性,如果你想与众不同,甚至超越别人赚到钱,那就是要跳出他人的巢臼,信任自己的主张,当你思考问题时,要做一个有主见的人。

  作为一位有主见的人,他还进一步地了解到,就其程度、范围和持续时间而言,生活中的起伏是不可预测的。

  于是,他对所谓精确的顶部或底部并不在意,不会去试图估计确切的上升或下跌的幅度,因为他知道这方面不存在可靠的判断标准。

  最后的最后,坤鹏论要郑重告诉你,即使你背道而驰,逆向投资,也不能保证你一定可以赚到钱。

  就像谁也无法预测市场的顶在哪儿,底在哪儿,更不会有人在交易所按铃宣布:空头或是多头市场已经结束。

  用心理学家和医生的话来说,人们已经形成了一种身心抑郁症,或者说寻找毛病的习惯,无论提出什么问题,都先从否定的角度对其进行思考。

  弗兰西斯·培根在300年多年前曾告诫他的学生:“在你相信任何事物之前怀疑一切!当心你崇敬的偶像!”

  有人说,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在股市投资中尤甚,最显而易见、人人赞同的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错误的。

  人人都喜欢,很可能这一领域已经被彻底发掘过,资金流入过多,便宜货所剩无几。

  只有怀疑者才能分得清听起来不错,实际也不错,以及听起不错,实际很糟糕的东西。

  但是,怀疑和悲观并不同义,在过度乐观时,怀疑倡导悲观,在过度悲观时,怀疑又会倡导乐观。

  优秀的怀疑者其实是具有哲学思维的,他们会在大众狂欢时说“不对,事情好到不像真的。”但当人们都持悲观态度,认为明天药丸时,他们又会说:“不对,事情坏到不像线.放弃你的成见

  我们都知道,人们的意见受感染、模仿等因素的影响,而这些特性始终发挥着作用——诸如贪婪、一厢情愿、恐惧、刚愎自用、嫉妒以及冲动等——结果,大众意见经常变卦。

  至此,你明白了是什么令大众疯狂,什么导致股市不断攀升或是下跌,目前大众的情绪正处于什么样的阶段,你该为未来的投资做何准备,是静观其变疯涨,还是筹集资金抄底。

  从这个角度看,牛短熊长的中国,才是逆向投资者的幸运地,因为不断出现的熊市,总是给逆向投资者捡漏的大好机会。

  当然,只是做和大众相反的投资是不够的,考虑到刚刚提到的逆向投资的各种困难,你必须在推理和分析的基础上,辨别如何脱离群体思维才能获利,你必须保证自己在进行逆向投资的时候,不仅知道它们与大众的做法相反,还知道大众错在哪里,否则,你根本无法说服自己。

  “投资成功需要坚定的立场,即使它因为与群体共识存在分歧而令人不安。轻率的承诺将招致失败,会将投资组合经理暴露于高买低卖的双重危险之下。投资者只有拥有来自强健决策程序的果断决策的自信,才能卖出过度投机的股票,买进估价过低的股票。”

  邓普顿秉承着他的“极端悲观点”理论,在二战期间,借入了资金,以每股1美元或更低的价格分别买入了104家公司的100股股票,其中包括34家破产的公司。

  最后,坤鹏论再次强调,逆向投资并不能保证你股市稳赢,因为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百发百中的投资致胜方法。